您当前的位置 : 太原新聞網 >> 今日聚焦

踏踏实实服务养殖户 记全国“最美基层高校毕业生”赵剑

來源:太原日報 作者:李晓并 文/摄 2022年01月13日 07:24

  趙劍站在尖草坪區畜牧發展中心大門外的寒風中等待要見的人。無論容顔、氣質還是裝束,她看上去都像一個剛剛走出校門的學生,散發出淳樸幹淨的氣息。她說,今年就邁進40歲的門檻了。

  2010年從山西農大預防獸醫學專業碩士研究生畢業的同年,趙劍參加山西省“三支一扶”計劃,來到尖草坪區畜牧發展中心,從事基層動物疫病防控工作。原本計劃的服務期是兩年,而趙劍沒回頭,一幹就是近12年,容顔未改,初心沒變。2021年,中宣部、人社部評選20名“最美基層高校畢業生”,趙劍入選。她一個勁兒地說:我沒覺得有什麽特別的,就是做了分內之事啊。

  選擇,源于“初心”

  “爲什麽選擇做‘三支一扶’服務人員?”

  “因爲恰好專業對口啊。”

  “三支一扶”指大學生在畢業後到農村基層從事支農、支教、支醫和扶貧工作。2010年,趙劍在動物醫學、預防獸醫學專業“苦讀”7年後畢業了。作爲一名碩士研究生,能夠有一份和自己所學專業對口的工作真是太好了,面對“三支一扶”的“招募令”,她毫不猶豫報名應征。那時“三支一扶”服務期滿後並沒有解決事業編制的政策,很多人在服務期結束後選擇了離開。

  兩年過後,趙劍沒有離開,她以一個編外人員的身份,拿著1700元的工資留下。她說,那時畜牧技術服務中心專業對口的碩士畢業生就她一個,基層一線的動物疫病防疫工作是真需要人啊。

  雖然在學校實驗室裏熬過無數個夜晚,但與實際工作中的操作完全是兩回事。剛到畜禽防治站時,給雞采血趙劍都得從頭學起。第一次下鄉采雞血,一針下去,血管立刻鼓包了,站在邊上的養殖戶直念叨:“這會影響雞的産蛋率和雞肉的品質啦,賣的時候影響價格啦……”趙劍越聽越緊張,只好退到後面,讓同行的師傅來操作。面對長得比她都高的奶牛,趙劍根本不敢靠近,更別說上去采血,一是怕被牛角頂,二是牛皮很厚,看不見血管,找不到采血位置。尤其是豬,采血時的叫聲撕心裂肺,讓人極度不適,即使是單位的老師傅,也很難做到“一針見血”。

  至于工作環境,那就更別提了。每到春、秋季集中監測抗體,趙劍和同事們在養殖場一呆就是半個月,那種刺鼻的氣味簡直可以侵入皮膚,牲口的糞便味好幾天都消散不去。那時,朋友聚會根本不敢去,就是回家,都擔心被家人嫌棄。

  “想想自己當初是因爲喜歡才選擇了學習預防獸醫學這個專業,一切的困難就都不算什麽了。”趙劍說,一起畢業的27個同學,到現在從事專業工作的不到10人,自己能夠堅持下來,算是守住了“初心”。

  熱愛,撐起技能

  提防人畜共患病感染風險,是動物疫病防控的一個重要方面,所以在采血、檢測各個環節,都要做到科學防控、嚴謹慎重,這就更需要提升專業技能。趙劍說,在這些工作環節中,不僅要保護好自己,還要盡可能保護好同事和養殖戶,在每一次采血和檢測時提醒大家注意細節,確保安全。

  2013年秋天,市疫控中心給各區發放疫苗,趙劍和同事一箱一箱地將疫苗搬到冷庫,沒想到第二天她的身體就大出血進了醫院,一檢查才知道自己有寶寶了,因爲勞累過度出現先兆流産。單位領導建議她回家休息,但當時正值九牛牧業進行一次大規模的布魯氏杆菌和結核病的監測,這兩種病都是人畜共患病,時間緊、任務重,人手又不夠,她堅持留在實驗室工作,和同事們積極制定了相關技術操作規範,順利完成了監測工作。

  這些年的工作實際操作中,趙劍不僅跟著師傅現場學,還積極參加省、市組織的各種培訓班,利用各種機會提升職業技能。從2018年山西省舉辦動物疫病職業技能競賽開始,她已連續參加兩屆比賽,獲得了山西省農林水系統五一勞動獎章。通過技能比賽訓練,她的采血技術有了質的飛越,在規範操作的同時,雞翅靜脈采血24秒,雞心髒采血15秒,豬前腔靜脈采血24秒,雞解剖與采樣2分50秒……好幾項操作都是滿分。

  每次到養殖場(戶)那裏采完血,趙劍都用最短時間進行抗體監測,即便遇上節假日也不休息,爲的是第一時間把抗體監測結果及時反饋給養殖場(戶),指導他們生産,有效消除疫情風險。現在,養殖戶們見了她再也不那麽抵觸了。

  告慰,一切都好

  趙劍說父輩是農民出身,所以她始終把養殖戶當朋友,當長輩。還說,自己從事的是一個服務行業,就是給養殖戶提供服務,指導他們生産,要用自己的專業技能,盡可能幫助他們。

  2018年的非洲豬瘟疫情,讓趙劍印象深刻。在此之前,非洲豬瘟的報道也見過不少,但第一次面對豬瘟疫情來襲,還是有些慌亂。趙劍以專家組成員身份,第一時間去了疫點一線,對病死豬進行剖解、組織采樣,采集疫點、疫區的豬全血。這場疫情處置戰鬥共持續了45天,到解封的那一天,大家才松了一口氣。

  十多年了,不斷有人問她:“你不後悔嗎?研究生學曆到哪兒掙得不比現在多。”趙劍說:“我學了7年的專業,如果輕易放棄了那才後悔。”這些年,趙劍換一份高收入工作的機會其實有很多,比如疫苗生産公司、養殖企業、寵物醫院,但她覺得只有在基層畜牧中心,才可以了解整個畜牧業的發展狀況,這樣更有意義,也讓她幹得更開心。

  “現在一切都好了,編制問題已經解決,工資也隨之提高了很多,新買的住房已經入住,孩子上學就在家門口,這些都是我爸最操心我的……”提起父親,趙劍繃不住了,眼淚肆意橫流。爸爸在4年多前65歲時病逝了,趙劍多希望他能看到這一切啊。

  趙劍說,只有更好地把所學專業和技能用到服務養殖産業規範有序健康發展中,才是對父親最好的告慰吧。

  趙劍大二入的黨,她懂得如何走好未來的路。

(責編:張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