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太原新聞網 >> 街談巷议

小區公共收益咋成了糊塗賬

來源:太原晚報 2022年01月13日 10:30

  電梯廣告費、停車費、公共設施收入……一個住宅小區的公共收益,每年動辄數十萬元甚至數百萬元,這些收益都去哪兒了?采訪中,記者發現,不少住宅小區公共收益賬目公布不規範或鮮見公布,大都淪爲一筆糊塗賬。

  公共收益去哪兒了

  “做拖把的品牌有很多,但很少像大衛這樣,專門做拖把,做得更專業,大衛,拖把專家……”這是文興路一家小區11號樓電梯內電子屏廣告牌內容。“我每天要聽好幾回,已經被洗腦,廣告詞背得比黃曉明還熟,但是收益業主一分錢沒見著。”業主王傑說,除了電梯內的廣告,院子裏還安裝了出售純淨水的自動售賣機、借書櫃、果蔬無人銷售櫃,這些應該都是有收益的。但無論是廣告收益,還是公共區域設施經營所得,都是一筆糊塗賬。

  南中環橋西一小區的住戶喬燕近期剛換了房子,她說,新搬進這個小區發現,公共區域廣告就比較多,比如電梯間,時常就能看到一些藥品、家居等廣告。就連小區物業管理公告欄都有近一半的面積被裝修、寬帶網等各類廣告占據。“至于這些廣告收益有多少,用在哪裏,我們就不知道了。”

  上述小區存在的情況不是個例,記者采訪的9個住宅小區中,公共區域都有廣告張貼。采訪的12位業主中,有4位業主表示,他們曾多次找物業希望公示公共收益,但是物業卻藏著掖著不給看。他們也曾在業主群中要求投放電梯廣告須經過業主同意,但都石沈大海。

  收益成了“灰色地帶”

  喬燕給記者粗略算了一筆賬,他們小區共20棟樓,按80部電梯,每部電梯內一個電子屏廣告牌計算。一年下來,僅電梯廣告收入就有幾十萬元,加上停車費等其他收益,是一筆不小的數目。

  這麽大一筆錢,物業公司都幹了什麽。記者在走訪中了解到,我市定期對公共收益進行公示的物業公司很少,有業主委員會的小區情況相對好一些,比如萬柏林區的紫荊假日小區,業委會把小區公共收益的結余額,給700余戶業主發放米、面、油、紅包、停車卡等福利,讓其他小區的業主們羨慕不已。采訪中,有的物業公司表示,公共收益的費用補充了公共維修基金,用在了小區綠化、車位維護和電梯投保等方面。但對于爲何不對公共收益相關明細進行公示,多數物業工作人員不明確答複,有的甚至拒絕回答。

  對于小區公共收益,一位曾在多個小區從事過物業管理工作的張先生告訴記者,目前很多高層住宅小區的公共收益都是由物業公司支配,是物業收入的重要來源之一。“如果沒人過問,相關部門又缺少監管,那麽小區公共收益的收支就成了財務管理的隱患。”

  运用法律参与監督

  采訪中,記者了解到,小區公共收益包括:占用小區屬于業主共有的道路、綠地或者將其他場地作爲停放車輛的車位收益;公共區域內租賃攤位租金、攤位費、入場費和場地費等收益;公共區域的廣告收益,如電梯間廣告、樓道廣告、戶外廣告等收益,如何保證這些收益用之于民呢?

  去年1月1日施行的《民法典》,作出了明確規定。《民法典》第282條中規定:建設單位、物業服務企業或者其他管理人等利用業主的共同部分産生的收入,在扣除合理成本之後,屬于業主共有。也就是說,《民法典》明確了利用小區業主共有場所産生的收入,屬于業主共有。同時,第283條規定:建築物及其附屬設施的費用分攤、收益分配等事項,有約定的,按照約定;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的,按照業主專有部分面積所占比例確定。

  關于公共收益的賬目公開,《民法典》第943規定:業主共有部分的經營與收益情況,物業公司必須向業主定期公開,並向業主大會、業主委員會進行報告。這意味著,小區公共收益不應是“糊塗賬”。對此,省房協相關人士建議消費者,成立業主委員會,拿起法律武器,參與小區治理,維護自身權益。記者賀娟芳

  短評

  公共收益咋辦業主說了算

  公共收益不公開,用在哪兒不知道,是不少小區共同面對的管理困境。

  造成这一局面的主要原因是,受人力、管理能力等方面因素的影响,业主委员会、业主不可能去具体参与公共收益管理等工作,公共收益费用收取、管理、使用,一般情况下是物业一手操办。这种缺乏監督的管理机制,造成了“糊涂账”。有的住户甚至不知道还有公共收益这回事。

  要将小区公共利益拉回“正轨”,首先是加强业主的法律意识,小区公共收益属于全体业主所有,不能被物业牵着“鼻子”走;其次物业要规范自身的管理行为,未经业委会授权,不能随意支配小区公共利益;另外就是相关部门要加强監督管理,强化问责制度,保障小区公共利益,小区公共事务由业主说了算。

(責編:張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