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太原新聞網 >> 萬花筒

企業員工、歌手、帶貨主播……

虛擬人頻頻出圈是否能替代真人

來源:新華社 2022年01月13日 10:59

  近日,一位獲得2021年度萬科公司優秀新人獎的員工“出圈”了。這位名叫“崔筱盼”的員工並非真人,而是數字化虛擬員工。

  无独有偶,在江苏卫视的跨年晚会上,以邓丽君为原型的虚拟人与真人歌手对唱。再加上上海浦发银行的数字员工“小浦”、可以作诗作曲的清华大学虚拟学生“华智冰”、快手推出的电商虚拟主播“关小芳”、活跃在社交平台的虚拟人“AYAYI”……数字虚拟人应用迎来新一波热潮。虚拟人能在多大程度上代替真人?应用场景还有多大想象空间?火爆的技术背后有哪些伦理问题需要關注?

  各行各業出現數字虛擬人

  快速監測各類事項的逾期情況和工作異常,通過郵件向同事發出提醒,推動工作及時辦理……在萬科公司,承擔這些工作的,是有著年輕女性形象的數字化虛擬員工“崔筱盼”。

  萬科公司表示,“崔筱盼”是在人工智能算法的基礎上,依靠深度神經網絡技術渲染而成的虛擬人物形象,目的是賦予人工智能算法一個擬人的身份和更有溫度的溝通方式。自2021年2月入職以來,隨著算法不斷叠代,“崔筱盼”的工作內容陸續增加,從最開始發票與款項回收事項的提醒工作,擴展到如今業務證照的上傳與管理、提示員工社保公積金信息維護等。

  隨著元宇宙概念興起,“崔筱盼”這樣的虛擬人正越來越頻繁地出現在公共視野。

  臨近春節,一些企業提供虛擬人物解決方案,可以爲做直播電商的初創企業提供服務。這些虛擬人物可以播報各類産品詳情,並在直播間不間斷工作。

  在“快手小店”直播間,電商虛擬主播“關小芳”已經完成多次直播。“關小芳”和真人主播配合完成直播帶貨、連麥PK等動作。從直播表現來看,無論是肢體動作、頭部動作、口型還是微表情,“關小芳”幾乎與真人無異。

  在江蘇衛視的跨年晚會上,以鄧麗君爲原型的虛擬人與現場歌手合唱了《小城故事》等經典歌曲,讓觀衆感受穿越時空的奇妙。

  更早之前的2021年10月31日,虚拟美妆达人“柳夜熙”发布第一条視頻即登上网络热搜。到目前为止,“柳夜熙”在抖音只发布过六个視頻,就已经有830多万粉丝,获点赞超2000万次。

  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新媒體研究中心執行主任沈陽說,虛擬人從功能和價值上大體可以分爲三類:第一類是傳播傳媒類,比如虛擬明星、偶像、網紅和主播;第二類是專業服務價值類,比如虛擬專家、醫生、教師、員工;第三類是生活陪伴類,如虛擬寵物和親屬等。虛擬人在傳媒、娛樂、政務、醫療、教育、金融、養老等多個領域都擁有廣闊應用空間。

  市場研究機構量子位智庫發布的《虛擬數字人深度産業報告》預計,到2030年,我國虛擬人整體市場規模將達到2700億元,當前虛擬人産業處于前期培育階段。

  這一波發展熱潮動力何在

  在過去相當長的時期,虛擬人以動漫、遊戲的形象爲主,集中在影視娛樂産業。這一波發展熱潮的特點是應用場景有了明顯突破。虛擬人能在很大程度上提高工作效率、解決工作質量標准化問題,並能更廣泛地覆蓋服務人群。

  據萬科統計,自“入職”以來,經“崔筱盼”提醒的單據,處理的響應程度是傳統IT系統提示的7倍,她催辦的預付應收逾期單據核銷率達到91.44%。

  沈阳表示,针对新闻播报、游戏讲解、电视导播等媒体场景需求,虚拟主播生成速度快、生产成本低,企业可提高内容产出效率,降低人力生产成本,同时还能打造更具话题感和關注度的差异化品牌。

  中科院深圳先進技術研究院智能設計與機器視覺研究室執行主任宋展分析認爲,近年來,人工智能等技術突破使得虛擬人的制作更簡單,交互性更強,建模和動作捕捉的精細度不斷提升,不論從形態、表情乃至聲音,都與真人越來越相似。

  商業價值、資本力量成爲推動虛擬人快速發展的又一原因。“Z世代”群體規模約2.5億人,已成爲中國互聯網的中堅力量,該群體的消費與審美需求直接影響虛擬人的研發與應用。這部分人群的成長經曆和環境,也使得他們對虛擬人接受度更高。

  當前,不少互聯網企業正加速在虛擬人領域的投資布局。記者查詢工商信息平台企查查發現,網易公司旗下的網易資本從2019年到2021年針對虛擬人有多起投資,僅2021年至少4起。不久前,百度公司發布了數字人平台——百度智能雲曦靈,可以爲各行各業提供多種數字人生成和內容生産服務。

  虛擬人普遍應用還有多遠

  業內人士認爲,虛擬人的興起折射了虛擬世界與現實世界走向融合的大趨勢,雖然未來虛擬人的智能化水平有望進一步提高,但要實現真正融合還有不小距離。

  目前,虛擬人背後的商業模式還未成熟,更多的還是人們對新技術、新業態的一種好奇、驗證、嘗試。記者從萬科公司了解到,在開發“崔筱盼”之前,公司內部並沒有這樣一個負責提醒提示工作進度的崗位,開發“崔筱盼”的初衷並非爲了替代人力,更多的是出于對未來企業工作狀態的探索。

  來自中科院深圳先進技術研究院智能設計與機器視覺研究室的信息顯示,制作、訓練虛擬人的技術還不夠成熟,尤其是3D成像設備、後期制作開發等成本居高不下,建模效率相對較低。同時,虛擬人的算法性能有待進一步提升,特別是實時面部表情捕捉與還原的精准度亟待提高。

  需要注意的是,虚拟人的伦理问题也引发關注。宋展表示,此前人工智能快速发展带来的“换脸”风险一度引起人们的警惕,而虚拟人对人物原型的假冒替代问题可能会更加突出。

  受訪專家提示,要警惕虛擬人在學習過程中將偏見與惡意“反哺”給人類。此外,人類可能會到達一個臨界點,即跟虛擬人互動的時間達到甚至超過跟真人互動的時間,有些人可能會沈浸于虛擬世界,或者從虛擬人身上尋找主要的情感依托,也可能引發一系列社會問題。這需要我們在跟蹤技術的同時,盡快更新相關人文社會科學的研究,讓社會管理、倫理道德與技術發展相協調。

(責編:張佩)